武汉专业离婚律师熊娟娟欢迎您的访问!!

熊律师代理原告陶某与赵某1离婚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

  陶某与赵某1离婚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8)鄂0106民初9544号

  原告:陶某,女,1980年10月8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武汉市江夏区,现住洪山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熊娟娟,李江涛,系湖北立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1,男,1969年7月26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及现住址武汉市武昌区,

  原告陶某与被告赵某1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6月15日立案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陶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熊娟娟,被告赵某1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陶某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请求判令1、原、被告离婚;2、婚生子赵某3由原告抚养,被告按月支付抚养费人民币3000元,直至赵某3独立生活为止;3、位于武汉市汉阳区邓甲村(NK5地块)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9层5室房屋归原告所有,原告按该房屋的婚后贷款以及该部分的增值的一半补偿给被告;4、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原、被告于2008年经人介绍相识,双方于××××年××月××日在武昌区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双方于××××年××月××日生育一子,名赵某3,现年三岁多。被告系再婚,其与前妻育有一女,其女儿离婚后由其前妻抚养。由于结婚前双方缺乏了解,感情基础薄弱,婚后才放现被告个性极端、暴躁,且特别大男子主义,婚后经常因各种生活琐事与原告争吵,并经常无端辱骂原告,甚至无故经常对原告家人恶语相向,导致家庭气氛极度紧张,夫妻感情逐渐淡漠,原告从被告处从未体会到夫妻间应有的关怀,更没有体会到正常家庭的温暖,且婚后的两年期间被告天天闲在家不愿出去工作,家里日常生活开支及孩子抚养费均由原告独自承担,被告没有尽到一个丈夫和一个父亲应该尽到的责任,故被告婚后的所作所为已经导致双方夫妻感情完全破裂,婚姻关系已无维系可能。位于武汉市汉阳区邓甲村(NK5地块)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9层5室房屋系原告婚前付首付购买,故该房屋应当归原告所有,由原告按房屋的婚后贷款以及该部分的增值的一半补偿给被告。由于儿子出生后,一直是由原告及其父母在照顾,并由原告在独立负担其生活开支,故离婚后儿子由原告抚养更为适宜。原告曾于2017年9月6日向法院提出离婚诉讼,后贵院于2017年10月31日作出(2017)鄂0106民初754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许离婚。但在随后的半年时间,双方之间无任何往来。故诉至法院,诉请如前。

  被告赵某1辩称:1、不同意离婚。我与原告于2008年在网上认识,登记结婚前双方一直在一起生活,我与原告感情深厚,我对原告无微不至的关怀及照顾,原告也一直鼓励我。如果双方没有感情,也不可能在一起这么长时间,原告也不可能等我这多年。上次法院判决不准许离婚后,我一直做原告及其家人的工作,春节和其他节假日也曾去过原告家2-3次,多次与其沟通,我认为这些琐事及小矛盾是不会影响夫妻感情的。由于原告的脾气比较倔强,所以我没办法长时间与她交流。如果离婚,基于原告的客观原因,我要求孩子由我抚养。关于财产,本人2013年通过生意往来的朋友将货款转到原告的账户中购买了武汉市汉阳区邓甲村(NK5地块)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9层5室房屋,这套房屋是由我婚前出资购买的,该房屋应归我所有,我按房屋还贷增值部分的价值的一半可补偿原告。

  经审理查明:陶某与赵某1于2008年经人介绍相识,××××年××月××日登记结婚。××××年××月××日生育一子赵某3(公民身份号码)。

  2013年8月7日,陶某与名流置业武汉有限公司签订购房合同,购买坐落于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单元9层5号一套房屋,建筑面积98.53平方米。总金额844,947元;2013年5月30日销售不动产统一网络发票(发票号码003××××9507)显示付款方陶某,金额264,947元;余款由陶某在中国工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办理房屋抵押贷款,2015年1月1日销售不动产统一网络发票(发票号码908××××8260)显示付款方陶某,金额577,862元。2013年9月26日起,每月开始偿还贷款,本息计每月4100元左右。

  自2014年10月至2018年9月止,已还房屋本金86,200.35元,利息101,085.61元,尚欠银行贷款482,124.36元。

  经本院组织协商,双方均确认坐落于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单元9层5号房屋的现价值为1,700,000元。

  2014年7月3日,赵某1、陶某成立湖北诺尔德森商贸有限公司,赵某1担任法定代表人,陶某任监事。该公司的经营收入为赵某1的生活来源,每月收入7000元左右。

  2015年12月27日,陶某、赵某1签署一份离婚协议,其主要内容:陶某自愿与赵某1离婚,并自愿达成以下协议“1、将陶某名下位于马鹦路特1号名流公馆房屋一套转让给赵某1,其债权责任也一并转让。2、家里一切有价值物品或现金(赵某1公司账上存款)均归赵某1所有,结婚钻戒一枚归还赵某1。3、儿子赵某3年仅10个月,赵某1强制要求其带走,陶某同意其赵某1带走,但陶某对儿子随时有探视权。”协议下方有陶某、赵某1签名。

  武汉吉美天辰贸易有限公司向本院出具收入证明,主要内容:陶某自2001年4月至今一直在我单位工作,在我单位已工作17年。目前在我单位销售部门担任主管职务,近一年度该员工税后月平均收入人民币5000元(含税后的工资)。

  2016年10月起至2018年5月期间,赵某1通过支付宝、微信向原告陶某汇款,金额不等,标注用于婚生子生活费用和还贷。

  证人赵某2(女,1971年11月22日出生,汉族,居民身份证住址及现住址湖北省××市××区××号,公民身份号码)到庭陈述:赵某1系我堂哥,我不希望他们二人离婚。2013年5月29日赵某1因结婚需买房所以找我借了5万元。赵某1找我借款时,陶某不在场。我根据赵某1提供给我的账户将款汇入陶某的账户。我们兄妹间都非常信任,都是互相帮助的,我知道这笔钱赵某1不会用在别处。我当时说了我需要用钱的时候,赵某1再还我,我目前一直还用不上这笔钱,所以一直未向二人主张过要求还款。

  2017年9月6日,陶某向本院提起诉讼,请求解除与赵某1的婚姻关系。经审理,于2017年10月31日作出(2017)鄂0106民初754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许陶某与赵某1离婚。

  上述事实有结婚证、出生医学证明、房产交易查询结果告知单(合同备案)、工商银行流水、离婚协议、企业基本信息、支付宝转账信息及原、被告陈述等在卷佐证,上述证据经庭审质证,双方均不持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双方因子女抚养问题及房产分割意见分歧较大,调解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本院认为:陶某、赵某1在婚后共同生活中,未能建立起真挚的夫妻感情,彼此缺乏沟通、信任,在法院判决不准许离婚后的半年内,双方夫妻关系并未有显著改善,现陶某再次请求解除与赵某1的婚姻关系,本院予以准许。

  关于婚生子赵某3的抚养问题,双方均主张赵某3的抚养权。自2016年后婚生子一直由陶某父母协助陶某帮忙照看,赵某1经常出差,考虑到赵某3现生活状况,且尚年幼,改变生活环境对其身心及成长均为不利,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六条“父母与子女之间的关系,不因父母离婚而消除。离婚后,子女无论由父或母直接抚养,仍是父母双方的子女。离婚后,父母对于子女仍有抚养和教育的权利和义务。”的规定,婚生子赵某3由原告陶某抚养较为适宜;对原告主张被告赵某1每月给付婚生子抚养费3,000元的诉讼主张,本院确定被告赵某1每月支付其子抚养费1,800元较为合理;被告赵某1在不影响婚生子的生活和学习的情况下,每月可探视赵某3二次。

  坐落于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单元9层5号一套房屋,(建筑面积98.53平方米)双方均主张系婚前个人出资购买,愿意就婚后还贷增值部分给另一方补偿。本院认为,被告赵某1并未有证据充分证明该房屋的购得系其出资购买,婚前双方确实有经济上的往来,但不足以证明赵某1的主张;该房屋合同备案登记在陶某名下,商业贷款亦由陶某办理,应为陶某婚前购得。对婚后还贷部分,双方均认可已偿还本金86,200.35元,利息101,085.61元,合计本息187,285.96元,尚欠银行贷款482,124.36元。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夫妻一方婚前签订不动产买卖合同,以个人财产支付首付款并在银行贷款,婚后用夫妻共同财产还贷,不动产登记于首付款支付方名下的,离婚时该不动产由双方协议处理。依前款规定不能达成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判决该不动产归产权登记一方,尚未归还的贷款为产权登记一方的个人债务。双方婚后共同还贷支付的款项及其相对应财产增值部分,离婚时应根据婚姻法第三十九条第一款规定的原则,由产权登记一方对另一方进行补偿。”故陶某应就婚后共同还贷其相对应的财产增值部分对赵某1进行经济补偿。本院综合考虑房产购买及还贷的出资情况、房产增值率、成新率,酌情确定被告补偿原告房产折价款168,557元。尚未偿还的贷款482,124.36元由原告陶某自行偿还。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三十六条、第三十七条、第三十八条、第三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许原告陶某与被告赵某1离婚;

  二、婚生子赵某3由原告陶某抚养,被告赵某1每月给付抚养费1,800元,至其子十八周岁止;被告赵某1在不影响婚生子赵某3生活和学习的情况下,每月可探视赵某3二次;

  三、坐落于武汉市汉阳区武汉名流公馆NK5地块2栋/单元9层5号房屋归原告陶某所有,原告陶某补偿被告赵某1房产增值折价款168,557元。

  案件受理费3,424元,减半收取1,712元,由原告陶某、被告赵某1各负担856元(此款原告已垫付)。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周 征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十二日

  书记员 吴艳妮

上一篇:返回列表
下一篇:熊律师代理原告常某与郭某1离婚后财产纠纷案一审民事判决书